?
当前位置:首页 > 开县 > 看你的样子,我放弃了撩你。 看你的样这种解释的好处

看你的样子,我放弃了撩你。 看你的样这种解释的好处

  这就是我对《枉凝眉》曲的一种破解,看你的样这种解释的好处,看你的样就是可以和太虚幻境四仙姑所影射到的四位女性的重要性相匹配,而且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册页里面是十一页,十一幅画、十一首诗就把十二个人说全了,而这里的曲子却有十二首;去掉开头的引子和后面的收尾,十二支曲里面,为什么从第三支以后,就都是符合那个自贾元春往下的排序了。也就是说,曹雪芹他把最重要的女性,每两个人一组,各写了一支曲,一个是《终身误》,一个就是《枉凝眉》。“枉凝眉”就是白白地皱眉头,是吧,面对一个无可奈何的命运结局,深深地皱起眉头悲叹,就是这个意思。

那么为什么张友士总是说这个人一冬是不相干的,,我放弃为什么冬天就不相干,,我放弃为什么总是过了春分就渴望痊愈了?而且这个后面写秦可卿死啊,你能感到,模模糊糊是刮大风的时候,应该是在秋天,为什么总是在春秋决定这样人物的命运?这就在前几讲里面,我已经点明了,因为清朝皇帝有一种很重要的活动就是春秋两季的木兰的围猎,当然其中重要的是秋狝,秋天是最重要的一次,春天有时候也去。所以冬天一般来说,就比较平静,因为在木兰秋狝的时候,特别是在春天规模比较小狩猎的时候,反对派是最容易下手的,最容易所谓掀起一个义举,所谓聚义,然后闹事,来颠覆皇权的,因此小说这个人物,给她看病的人,实际上就是他家族派来的一个密探来跟她透露,当然这个话是当着贾蓉说的,今年这一冬是不相干的,这一冬双方可能都按兵不动,总是过了春分就渴望痊愈了,春天那一次皇帝的狩猎如果这方面准备得充分的话,就有可能把皇帝杀掉。突发事变以后,这一派就可以掌握政权。那么你现在再想一想,我上一讲提到的那段情节,就是说冯紫英说春天他跟着他父亲去过围场,有没有这样的情节?想一想对不对?来回大约是一个多星期,脸上还留下了轻伤,他大不幸,但是他又回来了,大不幸中又有大幸。他们尝试过一次,那段故事应该发生在乾隆的元年,乾隆元年春天,反对派集聚过一次力量,做过一次尝试,没能成功,没有能够成功。当然,秦可卿之死这个故事发生在我说的这个情节之前,这就说明反对派在每一次皇帝出去行猎的时候都曾经或者去踏勘过地形,做过事先的准备,或者说蠢蠢欲动到蠢动,到出手,有过一些尝试,可是都被挫败了,所幸还没有完全被皇帝彻底地侦破,没有遭到毁灭性打击,所以他们只能采取收缩的办法,牺牲掉一些利益,甚至牺牲到一些本族人员的办法,来维持一个再一次积蓄力量的局面。所以你看,这些描写背后都有很多很多的可供思索的东西。因此,我们就可以知道,秦可卿的原型应该是一个不幸的公主。她得的是政治病,她隶属的那一支皇族在权力斗争当中处于劣势,而她的家族经过几次的向皇族冲击以后,都没有得逞,因此给她传递一个很糟糕的信息,就是在必要时候让她顾全大局,自尽而死,以为缓兵之计。这就是秦可卿这个角色在小说里面,她的尴尬处境,她的原型在生活里面也应该是类似的,很困难的处境。那么我们就把她的十二次开口,撩你像品茶一样,细细地品味一番。

看你的样子,我放弃了撩你。

那么我们就发现,看你的样在《红楼梦》十二支曲里面,看你的样有一曲叫《枉凝眉》,记得吧?而且如果你仔细来对比的话,你就会发现,在第五回里面,金陵十二钗正册的这个排序,和《红楼梦》十二支曲的排序,不完全匹配,这个现象你注意到了吗?咱们现在来捋一下,金陵十二钗正册第一幅画,第一首诗,那是钗、黛合一,对吧?就是把林黛玉和薛宝钗合在一起的,所以整个金陵十二钗正册,实际上只有十一幅画、十一首诗。所谓《红楼梦》十二支曲,是警幻仙姑说的,实际上她给了书里面的贾宝玉一个文字稿,让贾宝玉一边看这个一边来听,文字稿实际上是十四支曲。这套曲前面有一个是引子,最后有一个是收尾,当中是十二支曲,所以实际上曲子是十四支。咱们先不去把引子跟收尾算上,当中的十二支曲,你应该注意到,它和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的画和诗不完全匹配。因为金陵十二钗正册那个册页,实际上只有十一页,林黛玉和薛宝钗合为了一页,对不对?可是十二支曲真有十二支,一个是十一,一个是十二,这个数就不一样,对不对?而且一般人都认为,十二支曲的第一曲叫《终身误》,是以贾宝玉的口吻,把薛、林两个人都说了,既说了林黛玉又说了薛宝钗,我就不俱引了,你自己去翻看就明白,这不就相当于《红楼梦》里面所写到的金陵十二钗正册的第一幅画和第一首诗吗?对不对?也就是说,最后我们发现十二支曲多出一支曲来,就是第二支曲,而从第四支曲开始,也就是说去了引子以后的第三支曲,就和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的排序吻合了。因为金陵十二钗正册里面的第二幅画、第二首诗说的谁呢?说的贾元春,那么你现在看《红楼梦》十二支曲,不算引子和收尾,《恨无常》正是第三,底下就都可以对应了;所以册页里面第三是贾元春,第四是探春,第五是史湘云,然后你往下,一直到秦可卿,在十二支曲里面,如果你把第二支《枉凝眉》挑出来,先不管它,那么,册页和曲子就都是配套的,一一对榫,明白了吧?就是说《终身误》是黛钗合一的,然后就是元春、探春、史湘云、妙玉、迎春、惜春、王熙凤、巧姐、李纨、秦可卿。但是曲子里却比册页多出来了一个,所以就必须要研究这个多出来的《枉凝眉》曲,这一曲究竟说的是谁?为什么要设计出这么一支曲?那么我们现在看一看,,我放弃秦可卿自己怎么想。写一个人物,,我放弃一个是写外面的人,周围的人怎么看待她,一个是写她自己,往她内心写,她自己怎么想。秦可卿如果是养生堂抱来的野婴,如果她的养父真的是一个宦囊羞涩的小官僚,她就必然会有自卑心理,她会自卑的,她会觉得很难为情。起码她表面上可以强撑着,但是一到夜深人静,清夜扪心,她就会感到她处在一种凶险的环境当中,人家这么富贵,自己的背景如此不堪,她会自卑的,会痛苦。可是,书里面一笔这样的描写也没有,从她第五回出场到第十三回死去,完全没有这样的内容。就是凤姐去探望她的病情,她跟凤姐说的一番话里面,有愧疚,但是也不是自卑感,不是因为自己的血统和家庭的原因而产生出来的自卑感。她是这么跟凤姐说的,她说:“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人也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和我好的。”那么我们现在讨论什么呢?如果说,撩你刚才我们所说的这些事情,撩你都还不足以说明曹雪芹这么看重妙玉,是因为她在贾宝玉一生当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那么我们现在来看一看《红楼梦》十二支曲。《红楼梦》十二支曲和《红楼梦》金陵十二钗的那个正册的画和诗是匹配的,也是来概括这十二位女性的命运的。

看你的样子,我放弃了撩你。

那么我说到这儿,看你的样先做一个结论,看你的样再针对可能对我提出的质问做出一点解答。我的结论就是:曹雪芹所写的秦可卿这个角色是有生活原型的。这个角色的生活原型就是康熙朝两立两废的太子他所生下的一个女儿。这个女儿应该是在他第二次被废的关键时刻落生的,所以在那个时候的,为了避免这个女儿,也跟他一起被圈禁起来就托曹家照应,而生活当中的曹家就收留了这个女儿,把她隐藏起来。在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这个生活原型使他不能够回避,应该写下来,他就塑造了一个秦可卿的形象,概而言之,秦可卿的原型就是废太子胤礽的女儿,废太子的长子弘皙的妹妹。她落生的时间,应该是在废太子第二次被废的关键时刻。我这个结论出来以后,肯定有人就来这样质问我了,我在生活当中表达我的观念的时候,就有我的朋友来质问我,说你这个结论太悬乎了,是不是啊?你想啊,皇帝都把他圈禁起来了,他怎么还敢做这种事情呢?对不对,废太子他被废以后,被圈禁在什么地方呢?被圈在紫禁城里面,一开始在紫禁城里面叫咸安宫,肯定派很多人来监视的,是不是?怎么可能把东西传出来呢?把人传出来呢?这不可能啊。是可能的。我说是可能的,我还不跟你进行抽象的推论,咱们从清朝所留下的档案里面可以找到根据,这些材料甚至在雍正朝和乾隆朝他们反复清理遗留档案的时候,都没有被删去,是有例子的。一个是在太子第二次被废的前后,从这个太子被圈禁的咸安宫里面就逃出过来一个人,不是一个幼儿,是一个成人,这个人有名有姓,当然是满族人,叫得麟,就有这么一个人,感觉到太子又被废了,又要从毓庆宫移到咸安宫,而且移到咸安宫以后,又不知道哪一天离开被圈禁的生活,就决定逃走,他采取一个什么办法呢?诈死,他装死,想办法通知外面看守的人说死人了,要运死尸,所以就把他当做死尸抬出来。于就是有的人可能对我提出质问,说这可能吗?如果秦可卿真的是在太子第二次被废的时候从宫里面偷偷抱出来的,当时看守的很严格啊,能发生这样的事情吗?结果我查这个《清圣祖实录》,就查到了另外一个例子,当然他没有记录胤礽的一个女儿被抱出来,但是他明确记载了得麟逃出的事,而且后来康熙亲自处理这件事情,这个得麟诈死逃出来的时候还被一个大官僚收留,所以你不要有疑问,说敢收留吗?他即便逃出来能有人收留他吗?人是有感情的,宿孽总因情,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情感原因就有人收留,当然最后逃出来的得麟被查出来,处死了,收留的大臣也受到了整治,这个是有史实可查的,得麟是一个成人,诈死以后你这个东西装作死尸也很大,尚且都可以偷运出来,何况刚刚诞生的婴儿,是有可能运出来的。有人说我还是有点不服气,我知道清朝当时有宗人府啊,什么叫宗人府啊,就是皇室的每一个的成员,每一个皇族血脉的孩子,从婴儿就要开始登记的。宗人府是管这个的,要严格登记的,不能说你生一个孩子就让人家抱养了,隐瞒,查出来以后是死罪的。在任何时代,都会有个别人冒死去做一些违禁的事情。清朝也是一样。我再举一个例子,也在康熙朝,康熙自己就曾经处理过另外一个案子,就是他发现宗室的原来的内大臣觉罗他达,不知道为什么生一个孩子不想要,又害怕宗人府定例森严,他就不报,不报这个孩子又不能把他弄死,怎么办呢?当时上驷院又有一个大臣,就是当时康熙皇帝发现了两个例子,一个例子就是宗室觉罗他达,他有一个孩子,他就隐瞒了宗人府没报;还有一个是上驷院有一个大臣,就是管皇宫的马匹的大臣,他就因为孩子多,他就将弃其妾所生之子,就是他小老婆生的孩子就不想要,也有这种人,不爱自己的孩子;所以就有包衣佐领,这个人还有名字,康熙还点了名,名字叫郑特,生活当中的曹家就是满族的包衣,就是统治集团的一个奴才班子,当中的成员叫包衣,这个郑特就是一个包衣,居然就收养,那么他达就把这个孩子就给他了,就给他了,那么现在就根据史料上下文就知道,弃子这个人就是他达,收养弃子的这个人就是包衣郑特,那么这个事情康熙就很严厉进行处置,而且康熙还提出另外一条,说这一家血脉就不清楚了,所以在选秀女的时候这一家的女孩子就不可以混入选秀女的名单里面了。而且康熙很严厉的指示,有类似情况要严厉查明,虽然皇帝很严厉。那么我说这个干什么呢?就是告诉大家,,我放弃在《红楼梦》的文本里面,,我放弃除了一般读者所感兴趣的爱情描写,以及人际之间的微妙的心理冲撞以外,它时时地把他们曹家家族,所经历的重大的政治斗争重大的权力斗争的事件,投射到他的作品文字当中,那么这段文字其实就是起这个作用,他干什么去了,他怎么会大不幸当中又有大幸,而且隔了一回以后,我们就在这个第28回就又发现一个情节,这个情节也很重要,冯紫英跟贾宝玉他们,坐在一块儿饮酒作乐。

看你的样子,我放弃了撩你。

那么我这么说,撩你可能有的朋友还是要跟我讨论,撩你你这样说是不是还是猜测成分太大?你仅仅是因为那一年宫里面,死了这么一个康熙身边的女子,后来封为“嫔”——那么你现在就说,小说的第五十四回到第六十九回,就是写乾隆二年的事情,是不是太武断?我觉得,我再往下讲,就会感觉到我真不武断。如果仅仅是点到这儿,其它就不说了,好像我这个说法还缺乏充分的根据。但是,大家记得吧?后面书里面有一些具体交代——这个交代很古怪。它就说,贾母、邢夫人、王夫人她们这些人,为什么这些妇女都要出面去参与这个丧事呢?这是朝廷的规定,因为死了一个——书里面叫做“老太妃”薨了。老太妃安葬时候,贵族的家庭妇女就要去守灵,小说里面有交代吧,是不是?去守灵期间不能回家,晚上在哪儿过呢?就要找一个下处来休息,就租用了一个大官的家庙。这本来也不稀奇,过去的贵族他们参与丧礼活动,照例要这样做。家庙,小说里面就写得很清楚了,东院是贾母她们住。那么谁住西院呢?北静王府的人,北静王府的太妃、少妃住西院!

那么细读小说的话,看你的样要细读第十六回,看你的样第十六回非常重要。有人跟我讨论过,说,第十六回有点说不通,就是贾政正在过生日,忽然宫里边就来了一个太监,就是夏太监,要来下圣旨,贾氏就慌得不得了。你记得这个情节吧?是不是啊?说:“吓得贾赦、贾政一干人不知是何消息”。后来宣贾政入朝,贾政就去了。贾赦等不知是何兆头,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多次写到:“贾母正心神不定。”说这个写得没有道理,秦可卿这个事不是已经划了句号,了结了吗?十六回是在十三回之后了,对不对啊?秦可卿的丧事都办完了,皇帝都派了大太监亲予上祭了,是不是啊?各路的公侯都在路边都路祭了,北静王都亲切接见了路祭当中的贾宝玉了。贾家心里有什么鬼?你干嘛?这是!怎么会皇帝一下旨让贾政入朝,怎么就慌成这个样子?这写什么呢,这是?也有人就糊涂了,说,这是不是又来查秦可卿真实出身的问题啊?没有这么写的呀,你派戴权来亲予上祭,那个时候你怎么不查?说这个时候查出来了,那怎么回事,这是?而且很快转恐为喜,然后赖大这些家人就回来报告,说是怎么回事,闹半天是好事,是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了。第十六回写到贾母她们方心神安定,不免又洋洋喜气盈腮,很重要的一句话,又是我那个词叫“逗漏”,然后家人又向贾母报告,说“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这怎么回事?这些写法本身都说明,他是在写真实生活当中的一个重大的事件,这个重大的事件就是雍正突然死亡,乾隆匆忙继位之后出现的情况。雍正是在雍正十三年的八月去世的,死得很突然,上午还好好的,忽然到傍晚就传出他驾崩的消息。到现在你都查不到,详实的、准确的档案,来说明他究竟是得什么病,因为什么,怎么死的。因此,,我放弃认为《红楼梦》最后,宝、湘是一个近乎喜剧的白头偕老的结局,显然不符合全书的宗旨,也不符合他艺术上的总设计、总构思。

因此,撩你我还是坚持前面讲过的观点,撩你贾府,以及四大家族别的家庭,在娶媳妇上,对根基家业,那是绝对不马虎的。第七十回有一笔交代,不知你注意到没有,说偏近日王子腾之女许与保龄侯之子为妻,凤姐又忙着张罗,看看,这就是他们那种家庭标准的婚配模式。因为前面我没给你说,看你的样第四回曹雪芹就交代了,看你的样根据他小说里面,他所说的选秀女的游戏规则,这些女性很可能被选到哪儿去呢?都选到皇帝身边吗?不是的。就可能充为赞善之职,赞善这个职称,在皇帝那个皇宫里边是不存在的,只在王一级,太子一级才存在,因此这个地方就逗漏出来,这个人物的原型,最早她并不是皇帝身边的一个皇妃,而只是一个王妃。

因为书里空空道人称呼那块女娲补天剩余石“石兄”,,我放弃二者讨论了石头上的文字,,我放弃因此有的论者认为,《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它的作者也就应该是“石兄”,这个“石兄”在生活里真实地存在着。那么曹雪芹是什么人呢?他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虽然做了这么多工作,但他只是一个编辑,他整理编辑了“石兄”的原始文稿;也有的人只承认《红楼梦》里的诗词歌赋是曹雪芹的手笔,是他填入别人的文稿里的;更有人说曹雪芹是“抄写勤”的谐音,此人的工作主要是抄写人家已经写出的文稿。有的人因为以前没接触过红学,看到我这样介绍一些人的观点,可能会大吃一惊,并且仅仅因为立论新奇,就很乐于认同,甚至去跟亲朋好友频频道及。其实,《石头记》也就是《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红学界从过去到现在,是一直存在歧见的,除了认为原作者是“石兄”的,还有认为是曹,或者认为是曹顺,或者认为是曹寅另外的侄子的,更有人仅仅因为第一回正文和批语里先后连续出现过“吴玉峰”“孔梅溪”“棠村”的名字,就认为其作者是吴梅村(因为三个名字里各有这个人姓名里的一个字)……我觉得,关于《红楼梦》的作者究竟是谁,以上这些观点,以及另外提出的见解,都是应该允许存在的,都可以作为读者的一种参考。但是,经过红学界多年的研究讨论,《红楼梦》是曹雪芹的独创作品,这个论断是被绝大多数人肯定、认同的。我个人也坚信《红楼梦》的作者是曹雪芹,提出作者是其他人的论者,完全是猜测与推想。比如关于作者是吴梅村的猜测,吴梅村(1609—1671)是明末清初的一位文人,死在康熙十一年,他所生活的时间段和他个人的经历以及他印行的诗文,跟《红楼梦》并不对榫,因此《红楼梦》不可能是他写的。因为在历史上,撩你生活当中的康熙和生活当中的曹寅是一辈的,撩你那么转化到小说当中,和贾母是一辈的,而这个陈氏她之所以给她大办丧失,现在我就要告诉你她是谁的母亲了,她就是前面我们说到的,题写“天香庭院”的那位王子的生母,她就是允禧的生母,就是他的母亲。允禧就和雍正是一辈的,就是比贾母矮一辈了,很可能在生活当中,陈氏之所以能够进入皇宫,陈氏之所以能够在康熙身边,给康熙生了儿子,就是跟曹家当时的选拔有关系,因此这个角色转化为小说里面的北静王以后,这个府邸的人对生活当中的曹家就绝对不能够摆老资格,摆自己的贵族地位,绝对是非常感激的,甚至又由于这一个宗族的老前辈贾母还在,就让他们住东院,北静王的王妃就自己去住西院,当然我说的是小说当中的人物,实际上生活当中这两组人物就是这样的一种相处方式,被曹雪芹很认真的、纪实性地写到了小说里面,虽然这些人物的名字转化了,但是所呈现的面貌还是生活当中的真实面貌。那么这样一想的话,就太有意思了,这个允禧究竟和曹家来往到一个什么程度?是不是啊?《红楼梦》的“天香楼”很显然于来自于允禧的“天香庭院”的匾,《红楼梦》里面一会儿说太妃、一会儿说老太妃薨了以后的丧事当中的情况,北静王和这个贾府两府临时居住的情况,就反映出当时的曹家和允禧这个王府之间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那么好,不多说,总而言之我们现在得出这个结论,我们在通过一番寻找以后,终于找到了和曹雪芹他们家族最密切的几个皇族的分支,那么秦可卿的原型一定就在这些分支当中。下一讲我就会告诉你究竟秦可卿的原型是谁。

(责任编辑:云浮市)

推荐亚博官网
  • 蔡礼儒 南充师范学校党委书记、校长、高级教师

    蔡礼儒 南充师范学校党委书记、校长、高级教师   瓶底是地,中间是气,瓶盖是天。空气中滋养着万物,包括人。渐渐地,我还能看到它们的标签,瓶底上写着"德"字,空气里写着"义"字,而在瓶盖上标着的是一个"道"字。这么一来,我看到一个国家。...[详细]
  • 腾讯游戏频道 最新亚博官网:

    腾讯游戏频道 最新亚博官网:   苏格拉底说:"这就是爱情。"...[详细]
  • 长按下方学会二维码,关注学会微信

    长按下方学会二维码,关注学会微信   小的可以是大的,大的也可以是小的,大小没有绝对的概念。把物体从大到小按顺序排成一列后,如果从小看到大,你会觉得世界上的东西都是小的,总有比你大的东西;而如果从大往小那边看,你会觉得自己是最大的,总...[详细]
  • 这款网红蜜粉和它的名字一样,非常有心机了。

    这款网红蜜粉和它的名字一样,非常有心机了。   第69节:取舍有道,内心安详(3)...[详细]
  • 超过83%的日本人认为

    超过83%的日本人认为   第31节: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1)...[详细]
  • 释明心 最新头条亚博官网

    释明心 最新头条亚博官网   庄子的魔术是危险而高超的,对于他的恶作剧我们无须害怕,只要想办法利用就行了,让这个诡秘的魔术师为我们服务。这点要学子舆。...[详细]
  • 是的,从科幻和反乌托邦,转到宗教和神秘主义。

    是的,从科幻和反乌托邦,转到宗教和神秘主义。   无敌最是寂寞,亦最痛苦。试想一下,在遥远的北海之湾,有条叫鲲的大鱼,鲲体形之大,足足有几千里,恐怕寰宇之内都难以找到匹配的对手。然而,在那个漆黑而深邃的洞里,鲲却是不快乐的,面对黑暗,它的心早就被...[详细]
  • 被岁月摧毁的菲拉格慕

    被岁月摧毁的菲拉格慕   "啪"的一声,天上突然掉下来一本书,砸在了瓦片上。我爬上墙头把书取下,仔细看了看,这本书有封皮、有封底、还有页码,一共三百多页,然而翻遍此书,竟没有一个字。拿着这本"无字天书",我希望找到能够读懂...[详细]
  • 获得 OWSPACE 心意卡的读者

    获得 OWSPACE 心意卡的读者   "应帝王"里的"应"是顺应的意思,很多版本的译文直接把这个题目的意思翻译成"顺应民众的君主"。这样的翻译乍一看仿佛还合理:在一个专制的社会,每个人的生命不可能和君主断绝关系,庄子目睹人间冷暖,看过...[详细]
  • - 广 告 业 务 类 -

    - 广 告 业 务 类 -   针对无足的话,知和一一给予了反驳:那些靠凌驾在别人头上才显得富有、高人一等的人不是真的富有,而是没有主见的跟风者。看起来比别人都好,一切却是依赖着别人,因为他的坐骑是别人的脖子。这样的人不过是那种...[详细]